同为结构下受害者 街友、政治受难者229联手「人权办桌」

同为结构下受害者 街友、政治受难者229联手「人权办桌」
街友、政治受难者,共同的经验是流离失所,他们,都是结构下的受害者…..

许多政治受难者出狱后,因社会排斥,孤苦无依,无处安身而流落街头,在重返社会后,他们感同深受,以过来人的身分,一起和街友联手办桌,同桌吃饭,“人权办桌”正式上菜,“开桌吃饭,是为了能够分享人生”。

“人权办桌工作小组”将在2月29日晚上六点,邀请政治受难者、街友以及人权工作者,在青岛东路、镇江街口举办“人权办桌-油烫烫的手”,席开20桌,由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陈钦生与前三水楼住民阿荣掌厨,宴请受难者与街友共桌吃饭,彼此交流,郭振纯、蔡焜霖、陈深景等受难前辈也将在现场开嗓演唱。

办桌的地点紧邻立法院,另一侧则是昔日白色恐怖时期关押政治犯的《东所》(现为喜来登饭店),主办单位表示,除了是对历史及过往的提醒外,更希望充满新气象的立法院,能关注街友等贫困者的医疗权、居住权及基本生存权等相关法案,选在229办桌,也希望台湾人民除了关注228事件,也能看见随之而来长达40几年的台湾白色恐怖时期。

陈钦生指出,他在1970年从马来西亚到台湾读书,却被中华民国政府因台南美国新闻处爆炸案错抓,被囚禁在火烧岛酷刑蹂躏了12年后,不但不让他办护照回大马,也不发给他身分证,他没钱、没身分、没工作、没住处、也没亲友,露宿街头二年多,当年的处境,就和街友一样,后来,所幸有位善心厨师,每天帮他準备二个便当,但那家餐厅已关门,好心的厨师也已不知去向….

蔡焜霖表示,每个政治受难者都说,被放出来后更痛苦,继续受监控不说,还会被社会歧视,“被当成带有病菌、有传染病的人、贱民”,甚至连好友、亲人看到了也装做没看见,重返社会竟是另一个不自由的开始,没人在乎他们的温饱,他们流离失所…..同为结构下受害者 街友、政治受难者229联手「人权办桌」
陈钦生被囚禁在火烧岛12年后,露宿街头二年多,当年的处境就和街友一样,“人权办桌”当天他将掌厨(图由陈文成博士纪念基金会提供)时代力量“转型正义小组”召集人林昶佐立委,在接受主办单位访问时表示,这些街友也拥有个人的记忆与感觉,只是因为各种因素无法再回到原本的生活、家庭、人际关係及社会的脉络下生活,我们需要以正面、用更人道的方式去面对街友们,而不是以让他们不舒服的方式对待他们。

街友与政治受难者看似不相关的两群人,却同样被主流社会贴上汙名标籤,同为政治受难者家属的东华大学华文系教授杨翠认为,在某些特定的时空跟生命情境当中,政治受难者与街友可能有共同的心境状态,两者被主流社会排挤的共通性,希望可以透过“人权办桌”这个独特的切入角度,做一个世纪大接触,指向我们共同关切的价值跟理念,或许将会是很好的起点。

民进党正、副总统当选人蔡英文、陈建仁在选前承诺,将成立“真相调查和解委员会”,以完成228与白色恐怖的转型正义,“人权办桌小组”呼吁蔡英文,妥善处理解严前仓促颁布的《国安法》,《动员戡乱时期国家安全法》第九条第二款箝制人民对军法审判上诉的机会,形同对加害者的“无差别特赦”,政治受难者也因司法上无法除罪,无法追讨被没收的财产,在经济上无法完成转型正义,希望新政府能真正落实转型正义。

人权办桌,同时透过FlyingV线上募资,呼吁社会各界支持赞助
人权办桌脸书粉丝页

主办单位: 人权办桌
协办单位: 陈文成博士纪念基金会
合作单位: 人生百味、 高雄市人权学堂、不要核四五,六运动、 请街友吃饭、台大研协、 社团法人台湾北社 、医卫协会、多元对话歌手、哲学星期五

人权办桌 ,油烫烫的手-2月29日 青岛东路、镇江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