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肘子嘎嘎香(散文二篇)/叶洁

叶洁

            

去天津旅游时,当地的滴滴师傅向我推荐了一道天津人非常喜欢吃的一道美食—皇家肘子!一道霸气又美味的美食。

炖肉是以前天津人家家户户都会做的一道菜,而皇家肘子就是从这炖肉演变而来。皇家肘子只选取天津肉联厂迎宾牌的前肘,重量在二斤七八辆左右,冷水下锅,把肘子裏的油脂、乏血煮出来,而后捞起来晾乾水分,接着使用明火把肘子的表皮拷到鼓起来后入罐,每罐大约可以放置二十四五个,再在放好的肘子上搁上一块姜,四颗大葱,捧上两捧茴香,两捧辣椒,大火煮开后中火炖上五个小时再焖一会,待出锅之时撒上一把白芝麻即成。

做好的肘子看着富有弹性,闻着有香味,吃起来肥而不腻,廋而不柴,入口鬆软,回味甘甜,再搭配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白米饭,真是“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说起来,皇家肘子的来历非常符合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描述。皇家肘子的创造者是孟繁华。当年孟繁文下岗后,为了生计,一直思考着做点手艺,忽然脑海中出现一个画面-小的时候每次穿过深深的巷子回家时巷子裏的邻居在胡同裏炖肉飘出来的香味,特别是伯父家的炖肉最香,每次都馋得他口水直流。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时代的发展,现在的巷子已经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难看到深巷飘香的情景。于是他想着何不就做炖肘子,一是将这份老天津味分享给更多的人,同时也可以保护老巷子文化出一份力。于是雷厉风行的他经过反复的试菜终于做成了这道获得第三届国际食神争霸赛全国最佳私房菜品-孟氏皇家肘子。

路遥方知马力,酒香何惧巷深!我坐在天津“巷子深菜馆”,细细品味着老城裏情绵长的皇家肘子时,那颗在外飘泊的心,终于找到了家的感觉……

◆雪的灵气                

“大雪”,在西北风的几番催促下,在一个孤独寒冷的夜晚,伴着北风呼啸悄然来临,而早晨的第一缕阳光也透过窗户,飘然无声的落到了桌上日曆本上的“大雪”。

不同于“小雪”如江南女子含蓄婉约, “大雪”则像江湖大侠的豪迈大气,每次出现周围的世界必然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信,您看,第一次出现,斑驳的大地换上了轻盈的白色面纱,又一次出现,曲折的枯树穿上了白色的冬装,再一次出现,银装素裹的世界裏冒出了红色的梅花。雪的灵气就在这一地一树一花显露出来了。

雪的灵气,表现为孤傲冷峻。你看那水,它们停住了脚步,脱去了婉约的的情怀,去掉了奔放的炙热,沉澱了内敛的忧愁,只用一个孤傲冷峻的背影静静的驻望着这个世界。它把三季走过的路,看过的景,滋养过的万物,融化成这一季的幽思。如果说春天的水如少女怀春般的初恋,夏天的水如少年炙热般的情怀,秋天的水如少妇闺怨般的哀愁,那幺冬天的水则如“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渔翁,清冷孤傲,却又坚定正值。

雪的灵气,表现为曲折暗香。你看那梅花,它们经历了春雨的洗礼,夏阳的曝晒,秋风的萧瑟,它们曲曲折折的树枝上站满了随风翩翩起舞的花精灵,伴着雪花,一阵阵香气弥漫在这冰天雪地中,给这素净的世界中增添了一抹生机。

雪的灵气,也表现为温暖与多情。“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夜之间,厚厚的积雪犹如给大地穿上了温暖的棉袄,那些还在地裏等待发芽的种子,在这温暖的“棉袄”下积攒着力量,等待着春天的到来,期待着破土而出,迎接阳光的那一刻。

喜欢大雪的早晨。走在街头,雪花在空中飞舞,寒风从耳边刮过,暖暖的阳关照耀在脸颊,街两边的早餐店热闹非凡,各种呦呵声打闹声此起彼伏,给这冰冷的早晨注入了一股温暖的力量,使人觉得世界静好,温暖如初。

喜欢大雪的夜晚。约上三两好友,围炉品茶,伴着茶香嫋嫋,举杯欢畅,轻声细语,诉说俗事,让这被红尘俗事碾压过的心再一次得到洗礼,让这被红尘俗事纷扰的心得到放鬆,让这被红尘俗事的心得到片刻的宁静。

雪是充满纯净的精灵,她让一切繁杂的事渐渐归于平静纯粹;雪是充满温暖的精灵,它让一切平静的事蕴含了生机;雪也是一个充满睿智的精灵,它让你被俗事打扰的心重归平静,这就是雪的灵气所在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