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uqko5"></sub>
    <tbody id="uqko5"><center id="uqko5"></center></tbody>
  • <option id="uqko5"></option><sub id="uqko5"><font id="uqko5"><nav id="uqko5"></nav></font></sub>
    <center id="uqko5"></center>
    <sub id="uqko5"><xmp id="uqko5">
  • <tbody id="uqko5"><center id="uqko5"></center></tbody>
  • <nav id="uqko5"></nav>
  • <track id="uqko5"></track>
  • <tbody id="uqko5"><center id="uqko5"><progress id="uqko5"></progress></center></tbody><track id="uqko5"></track>

    新榮耀團隊曝光:超6000華為人進駐

    榮耀的“歸宿”之爭告一段落。

    11月17日早間,華為終于公布了出售榮耀的消息,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發展集團和30多家供應鏈合作伙伴來共同接盤。

    公布的形式有些特別,11月17日,多家企業在《深圳特區報》發布聯合聲明,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已與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簽署了收購協議,完成對榮耀品牌相關業務資產的全面收購。

    出售后,華為不再持有新榮耀公司的任何股份。

    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發展集團與30余家榮耀代理商、經銷商共同投資設立,包括天音通信有限公司、蘇寧易購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松聯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順電實業有限公司、山東怡華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冀順通投資有限公司、河南象之音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福建瑞聯優信科技有限公司、內蒙古英孚特通訊技術有限公司、哈爾濱金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等。

    聲明指出,此次收購既是榮耀相關產業鏈發起的一場自救和市場化投資,能最大化地保障消費者、渠道、供應商、合作伙伴及員工的利益;更是一次產業互補,全體股東將全力支持新榮耀,讓新榮耀在資源、品牌、生產、渠道、服務等方面汲取各方優勢,更高效地參與到市場競爭中。

    聲明還稱,所有權的變化不會影響榮耀發展的方向,榮耀高層及團隊將保持穩定。投資新榮耀的經銷商和代理商也承諾:未來只享有財務上的投資回報,在業務側將遵循公平交易的市場化原則,與其他經銷商、代理商享受同等機會

    隨后,華為發布聲明表明出售理由:“在產業技術要素不可持續獲得、消費者業務受到巨大壓力的艱難時刻,為讓榮耀渠道和供應商能夠得以延續,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決定整體出售榮耀業務資產。對于交割后的榮耀,華為不占有任何股份,也不參與經營管理與決策。”

    11月10日,21Tech記者從多位接近榮耀人士處了解到,榮耀出售的事項早已在內部通過,當時一位知情人士就表示,“任總(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已經簽文件。”據記者了解,此次收購由任正非等核心高層決策,如今,收購方案終于浮出水面。

    榮耀引入外部投資者:30余家收購方是誰?

    首先從收購方看,組成也頗為復雜,但是名單中并沒有熱議中的神州數碼、TCL、以及深圳市星盟信息技術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而是一家新公司——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智信新信息”)。

    根據啟信寶數據,智信新信息成立日期為2020年9月27日,注冊資本為1億元人民幣,這家新公司的投資方由兩方構成,其一是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發展集團(占股98.6%),實控人是深圳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其二是深圳國資協同發展私募基金合伙企業(占股1.4%),背后投資方有深圳市鯤鵬股權投資有限公司、深圳市羅湖投資控股公司、深圳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資本運營集團有限公司、深國際控股(深圳)有限公司、深圳能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鯤鵬展翼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在深圳國資協同發展私募基金合伙企業股東中占比最高的深圳市鯤鵬股權投資有限公司,實控人也是深圳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具體到收購方的企業層面,有30余家榮耀代理商、經銷商。其中,天音通信、蘇寧易購、順電都是大眾耳熟能詳的通訊3C產品連鎖渠道商,天音通信有限公司背后是上市公司天音通信,也有深圳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北京松聯是通訊分銷領域的龍頭企業,也是華為、榮耀手機的重要渠道商、代理商;山東怡華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冀順通投資有限公司兩家則是在2020年10月新成立的公司。

    收購落定,而體系切換、人員調動還需要不少時日。另一位知情人士向21Tech記者表示:“華為讓榮耀獨立出來運營,乃至博上市,可能更多的是孵化公司。之后榮耀可能和華為有藕斷絲連的關系,但是擁有很高的獨立自主權,F在,華為內部甚至鼓勵一部分員工轉到榮耀去工作,會給予一些補貼,期權華為都會回購等等。”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這是華為歷史上難得的外部資本引入事件。眾所周知,華為是全球科技巨頭中,罕見地沒有上市的公司,目前股份由員工100%持有,而此次在榮耀獨立的過程中,在新的架構中引入了包括上下游產業鏈在內的外部投資者,這也是華為進一步開放的體現。

    有IT業內人士向記者指出:“不論出售榮耀是出于戰略轉移還是繞開禁令,都預示著企業開啟新的發展,意味著大公司的業務有了更多樣化的發展方式。華為在引入外部資本,和別人分享收益的時候,能夠獲得外部市場力量支持的機會,讓整個公司的支撐架構更加穩健和多樣。”

    華為求生存:曲線解決供應鏈問題?

    另一個備受關注的問題是,出售榮耀之后,華為能否緩解內外壓力。和榮耀完全進行切割,榮耀獨立發展,華為也可以獲得不菲的現金流。

    這一年中,華為的主題詞一直是“求生存”,目前華為整體在芯片和軟件供應上仍受限,盡管英特爾、AMD、微軟、以及部分硬件供應商維持供貨,近日高通發言人也表示,高通已經獲得部分產品的許可證,其中包括一些4G產品,但是華為在5G相關的芯片上沒有突破。

    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曾回應,手機芯片方面,由于華為每年要消耗幾億支(芯片),所以對手機的相關儲備還在尋找辦法。同時,很多公司也在積極申請出貨許可,包括臺積電、聯發科等等。

    榮耀的拆分被視為華為斷臂求生的選擇,榮耀或許能夠以靈活的方式來獲得供應鏈的自由,而華為終端繼續保留Mate和P系列。

    這是華為在其龐大體系中的一次大動作,華為管理風格向來獨樹一幟,從管理體系、業務邏輯到薪酬體系,其實都是在華為大的框架之下,榮耀要拆分出售,相當于剝離了大樹中的樹枝,如何進一步發展有想象空間,也存在不少挑戰。

    一方面,此前榮耀并不是完全獨立的產品線,它是圍繞著華為生態產生、發展的,有華為的應用市場、華為的整套服務、以及華為的研發平臺,離開了華為后,收購方將如何去把握生產和運作,維持榮耀的核心優勢有待觀察,目前來看,決策權應仍由榮耀高管層把控,渠道商聯盟未來只享有財務上的投資回報。

    但是在終端側高端芯片斷供的情況下,華為和榮耀都面臨不確定,華為手機的競爭優勢受損,市場份額遭遇蠶食。研究公司Canalys發布的今年第三季度智能手機銷量數據顯示,三季度華為手機出貨量為5170萬部,同比下滑23%,這是華為近年來首次出現此類下滑。

    另一方面在政策面上,如果榮耀分拆后可以和華為做出比較好的切割,解決芯片問題,這不失為一個曲線救華為的方法。畢竟,若只是失去一個品牌,以后還可以重塑品牌,只要保留核心的生產或者研發單元,留下種子,就可以等待春天再次發芽。

    此外,還有一個思路是榮耀可以作為品牌來支持鴻蒙操作系統,乃至華為其他軟件事業的發展。在華為擁有自家手機、芯片、操作系統一系列產品的情況下,其他手機廠商使用鴻蒙操作系統是個未知數,更何況還有安卓相關協議的原因,但是榮耀的手機以及智能家居產品,或可以成為合作方。

    榮耀的起點和未來

    作為華為旗下的互聯網手機品牌,榮耀于2013年年底開始獨立運營,同時榮耀作為手機圈中的“富二代”,在華為制造體系、研發體系的支撐下,業績增長迅速,隨后也從線上進入線下市場。

    2014年,榮耀的銷售額達到了30億美元,銷量達到2000萬臺;2015年,榮耀迎來高增長,全球出貨量超過4000萬臺手機,全年銷售收入達到約60億美元,此后榮耀繼續翻倍增長。

    華為也繼續經營雙品牌策略,華為Mate和P系列定位高端市場,價位在3000元以上;榮耀則主要瞄準3000元以下的中低價位,奪取性價比市場、年輕人市場,在小米掀起的互聯網手機浪潮中,榮耀摸索出了自己的路徑,并成長為華為體系下的新組織。

    自2016年來,榮耀將要獨立的消息不絕于耳,事實上當時榮耀就在內部和華為品牌做區隔,在共享基礎研發之外,榮耀在銷售、市場、乃至研發團隊都開始獨立。比如國內外電商平臺旗艦店,華為和榮耀都已分開,品牌規劃、研發團隊、線下渠道、媒介團隊等都走相互獨立的策略。

    因此,幾乎每年都會傳出榮耀“獨立”的消息,而誰知真正的“獨立”由外部因素加速。

    2019年國際環境突變,榮耀首當其沖,Canalys分析師賈沫向記者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榮耀占據華為手機銷量近39%的銷售量(約2300萬臺),但是基于現在的體量,榮耀在2020年勉強只占華為手機全球銷量的24%左右,距離高點下降明顯。

    在去年的采訪中,榮耀總裁趙明還向記者透露了2020年國內市場的目標:“預計今年(2019年)13%、14%的市場份額,明年(2020年)上升到16%、17%左右,上漲3個點左右。”

    誰知2020年疾風更勁,在二季度中,榮耀每個月都發布2-3款5G手機,而近幾個月榮耀頗為低調,也并未發布新款機型。當前華為的儲備似乎不足以支撐多個品牌的旗艦機型出貨,芯片供應短缺問題迫在眉睫,出售的決定背后,是求生的掙扎。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榮耀獨立之后還有空間可以發揮,除了手機的市場份額,還在于新興科技方面,在整合華為一些研發團隊后,或者榮耀自己也會做一部分芯片,成為一家手機+芯片+渠道商的新公司。當然在手機市場上,榮耀要面臨白熱化競爭,小米、OPPO、vivo等均在手機、芯片、AIoT領域出擊。

    從行業來看也不是壞事,手機市場上多了一個玩家,榮耀和華為從內競爭關系到外競爭關系,原本“富二代”的榮耀在華為研發的基礎下,進入橫向手機市場,存在巨大的優勢差,現在榮耀重新到市場上,競爭面更廣了,和華為形成采購后,將華為處于更“中立”的狀態,乃至可能將華為的芯片技術進一步開放。華為終端近年來開發者大會,要把生態做起來,這或許會是一個好的契機。

    新榮耀團隊曝光,超6000華為人進駐

    與此同時,榮耀、華為終端的管理層也出現變動。

    21世紀經濟報道從知情人士處獨家獲悉,華為消費者業務首席運營官(COO)萬飆原先的職位已任命新人,華為消費者業務手機產品線總裁何剛已經兼任首席運營官的職位。

    “由于他(萬飚)有很多職務,除了COO之外,還有集成交付管理部部長等任職,現在是多個人分擔。”該人士告訴記者。

    11月17日,榮耀總裁趙明的微博也已經更新,簡介為“榮耀終端有限公司CEO”。

    根據啟信寶信息,榮耀終端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4月1日,注冊資本3億元人民幣。不過,從目前啟信寶數據看,榮耀終端有限公司還是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控股,接下來或有進一步動作。而不論資本還是人員層面,都需要轉換時間。

    另據騰訊新聞,昨晚華為召開的股東會議已確定了新榮耀公司的管理團隊以及人員安排。

    據了解,萬飆將出任新榮耀董事長。萬飆主抓其擅長的供應鏈管理,以確保新榮耀公司產品所需各類芯片的供貨。據悉,萬飆之前一直主管華為手機的供應鏈,市場經驗可謂相當豐富。

    趙明將出任新榮耀CEO,負責公司日常運營,主抓渠道。過去幾年,趙明親自上馬抓榮耀渠道建設,去年榮耀的線下銷售占比已經超過了線上。其他榮耀高層及團隊將保持不變。

    原華為消費者業務產品線副總裁方飛將出任新榮耀產品線總裁,負責新榮耀產品線規劃。方飛此前主要負責定位年輕化的產品線,如華為nova、暢想、暢玩、麥芒等產品線。

    原華為消費業務中國區零售管理部部長楊健將出任新榮耀零售管理總裁,負責全球零售工作以及部分渠道管理。

    由于此前榮耀與華為共用供應鏈,所以榮耀并沒有自己的供應鏈團隊。“除了萬飆過來時帶了很多二級干部外,至少有6000以上華為供應鏈員工加入了新榮耀。”該知情人士透露。如果屬實,加上榮耀原有人數,新榮耀員工大約有8000人。華為、榮耀官方對此不予置評。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破
  • <sub id="uqko5"></sub>
    <tbody id="uqko5"><center id="uqko5"></center></tbody>
  • <option id="uqko5"></option><sub id="uqko5"><font id="uqko5"><nav id="uqko5"></nav></font></sub>
    <center id="uqko5"></center>
    <sub id="uqko5"><xmp id="uqko5">
  • <tbody id="uqko5"><center id="uqko5"></center></tbody>
  • <nav id="uqko5"></nav>
  • <track id="uqko5"></track>
  • <tbody id="uqko5"><center id="uqko5"><progress id="uqko5"></progress></center></tbody><track id="uqko5"></track>